您当前的位置>大连新闻>金融

精明还是败家,谁能说得清

2017-12-19 05:15 新商报

  

  近日,上海高级法院一纸公告,再次将李兆会推至公众视野和风口浪尖,因涉及2.16亿元的担保纠纷,他被限制出境。据不完全统计,李兆会所欠债务接近十亿,名下的主要房产已被法院拍卖,运城、上海以及宁波多地法院确认,李兆会名下无可执行财产。

  对于海鑫钢铁由盛转衰的原因,李兆会至今未公开表露一二。一些声音指其为“败家子”,指责他玩资本荒废“祖业”又不肯放权,也有人分析他“精明”,称其本意是为赶在行业大跳水前撤退。

  不情愿的接班

  李兆会的父亲李海仓,白手起家创办了钢铁帝国——海鑫钢铁。初中毕业后,李兆会和妹妹李兆霞被父亲送往澳洲留学,李兆会先读预科,随后进入墨尔本大学主攻企业管理学。“他完全不像是一个富家子弟。”墨尔本大学留学的赵勇(化名)说,由于同是山西人,其在墨尔本大学时曾与李兆会有过几次接触,印象中的李兆会非常朴实。多位曾与李兆会有过接触的人也表示,李兆会是一个看起来很温和的人。

  2003年1月22日,李海仓遭遇意外。李兆会被家人紧急召唤回国,但他并非当时最被看好的接班人选。无论是李兆会的五叔李天虎,还是六叔李文杰,都已经在海鑫钢铁从事管理岗多年。最终,在爷爷李春元的力挺下,22岁的李兆会成为海鑫钢铁新掌门人。老家长李春元认定“企业是老三(李海仓)的。请律师来安排继承”,李春元曾说,“他父亲搞企业33岁,他是22岁,差11岁。我看以后比海仓低不了多少。”

  “公司是我父亲的,不能让它败在我手里。”接班时,李兆会曾这样表态。

  不过,曾在海鑫钢铁工作13年的前高管朱文(化名)表示,李兆会私下里认为父亲留下的海鑫钢铁是负担,但最终还是选择了接班。

  29岁身家百亿,迎娶影视明星

  “李兆会在接手海鑫钢铁时,也是想有一番作为的。”朱文说,李兆会接手后,李氏家族为其打造了一个管理班子,李兆会努力学习钢铁管理知识。

  李兆会接手初期,海鑫钢铁呈现了较好的发展势头。李兆会在2004年度《福布斯》“中国富豪排行榜”中位列第19,超过了父亲在世时的27位。

  2008年,李兆会通过旗下海鑫实业以6.1亿元的代价,受让当时的民生银行第十大股东——中国有色金属建设股份有限公司持有的1.61亿股民生银行股权。据朱文介绍,在李海仓生前,就已经对民生银行进行了布局,李兆会接手后,继续对该项目进行推进。李兆会所持民生银行股份解禁期为2006年10月26日。此后,李兆会进行了快速抛售,通过投资民生银行,李兆会保守获得收益26.59亿元。

  此后,李兆会以海鑫钢铁和海博鑫惠为平台,在A股中投资了兴业证券、山西证券、光大银行、新能泰山、万向德农、益民集团、中化国际、太钢不锈、日照港等,此外,李兆会还投资了银华基金,民生人寿,上述总计收益超过40亿元。

  此外,李兆会还在2005年发起成立了北京惠宇投资和和嘉投资,做了房地产、儿童乐园等诸多项目。李兆会本人在北京朝阳、顺义等区域购置了多套房产。依靠投资收益,2008年李兆会以125亿元身家成为山西首富,2010年凭借100亿元身家再次登上胡润富豪榜,时年29岁。

  在事业成功的同时,李兆会也收获了爱情。2010年1月25日,李兆会迎娶影视明星车晓。“当时,婚礼足足摆了500桌,整个东镇镇比过春节还热闹,海鑫钢铁近1万名员工,不需要随份子,而且每个人都发了500块钱。”在东镇镇,许多人都对那场婚礼记忆犹新。

  与他给外界“少年老成”的印象不同,车晓曾在受访中这样描述李兆会,“在我看来,生活中他就是一个小孩,他也很需要别人关心关爱,他那样一个境遇的人,比较少人跟他说一些掏心的关心话。他可能爱的也是这一点,毕竟这个东西很宝贵。”

  背负数百亿债,紧张到“全身湿透”

  迎来身家巅峰后2年,李兆会与车晓结束了1年零3个月的婚姻;2014年春节后,海鑫钢铁危机全面爆发。资金链断裂、债务危机、拖欠工人工资、炼铁炉陆续停产……2014年3月19日,海鑫钢铁全面停产。

  多位海鑫钢铁员工表示,自2007年之后,李兆会心思主要在资本运作上,长期待在北京。对钢厂事务介入逐渐减少,主要在北京进行资本运作。长期以来,海鑫钢铁的管理主要依靠亲属。2004年,李天虎分得海鑫水泥厂后离开,李兆会六叔李文杰担任海鑫集团总裁,2009年后淡出海鑫集团,2013年,李文杰离开闻喜县去陕西汉中做矿产和房地产生意,李兆会的妹妹李兆霞曾在公司主管财务,此后也离开。公司管理层出现无人负责状态。

  多位债权人透露,五叔李天虎的水泥厂生意不错,还与上市公司冀东水泥合作。在海鑫集团破产前夕,李兆会爷爷李春元希望李家几个兄弟各自出钱,把海鑫钢铁救活,但李天虎和李文杰等均不愿意出手。

  停产后,海鑫高管曾对外宣称,位于山西省运城市闻喜县的海鑫集团现有负债及对外担保数字约为104.59亿元,整个海鑫集团账面资产为100.68亿元,负债率超过100%。

  数百亿的债务在身,作为海鑫钢铁的掌门人,李兆会不得不面对债权人。2015年5月28日,在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召集下,海鑫钢铁等五公司重整案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在可容纳二千余人的海鑫集团湖鑫岛室内体育馆召开。参会债权人共752家,计920人。“当时李兆会穿着一件衬衣,看起来非常紧张,全身都湿透了,衣服上都是汗渍。”美锦能源集团副总裁姚四俊回忆。

  2015年9月10日,海鑫集团重整方案通过。海鑫集团全部有财产担保债权均可就特定财产评估价值获得全部清偿,职工债权、税款债权可获得全额清偿,普通债权中金额在15万元以下可获全额清查,剩余未清偿部分按照4.01%的清偿比例获清偿,普通债权综合清偿率为4.83%。

  李兆会老家位于山西闻喜县东镇镇,邻居称已许久未见其出现。

  被限制出境

  与消失的身影

  在海鑫钢铁破产后,李兆会本人依然面临巨额债务。

  2017年12月,不知身在何处的李兆会遭遇了“限制出境”。李兆会此次被上海法院限制出境,主要涉及与美锦能源集团追偿权纠纷一案,涉案金额总计2.16亿元,该案源于海鑫钢铁破产前的债务担保。由于李兆会并未履行偿还义务,对此,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法限制李兆会出境,并请执行联动机制成员单位、基层协助执行网络成员和社会公众协助法院执行。

  跟了李兆会爷爷二十多年的李海确认,近年来,李兆会回家极少,每次回来,匆匆看完爷爷就离开。多位当地人称,李海仓墓位于现在的建龙工厂内,以前每年清明,李兆会和李兆霞均会祭扫李海仓墓。“这些年清明,基本上看不到他们祭扫的身影了。”当地人称。

  一边是“焦急”的债权人,一边是“消失”的李兆会。或许,正如14年前接掌海鑫时李兆会所说,“现在财富对我来说是种压力”,这个压力确实“太大了”。

  据《新京报》

城市活动More

  • NEW
  • 由市委宣传部、市委网信办主办,东北之窗杂志社、全民智慧城市(大连)科技有限公司、大连市广告协会承办的全城发现“大·海·红”活动拉开序幕,作为系列活动的重头戏“大连媒体一起红”昨日正式启动。